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传虾米音乐关停背后:洗牌的在线音乐和大而散的阿里文娱

来源:时代财经

中娱智库分析师高东旭接受时代财经采访表示,从行业生态来看,突发疫情的影响下,在线音乐市场得到极大发展空间的同时,也面临着新一轮的行业洗牌。

近日,虾米音乐被传将于明年1月份关闭,目前虾米音乐多位高层已在开会准备部署下一步的人员变动问题。对此传闻,虾米音乐官方回应称:不予置评。

虾米音乐成立于2007年,最初是由一个旨在链接音乐人和用户的付费网站Emumo演变而来。虾米音乐成立后定位是做高端音乐爱好者的听歌软件,后被阿里收购。2015年3月,阿里巴巴宣布将虾米音乐、天天动听合二为一,组建阿里音乐。

值得一提的是,该传闻曝出前,虾米音乐曾多次被曝将关闭。不过,此次传闻锁定时间精确到了明年1月份,这一波预测迅速激起市场热议,从议论来看,不少用户已默认传闻为既定事实。

“关了也好,争版权争不过QQ音乐,争小众争不过网易云,实在没啥存在的必要。”在某职场社交平台上,一名认证为阿里巴巴员工的用户评价道。

在业内媒体报道和相关分析人士看来,此次关停也宣告着阿里大文娱事业再次受挫。易观分析互娱分析师廖旭华向时代财经表示,目前该消息虽无法证实,但自己并不感到意外。“从2015年开始,虾米就开始逐渐失去用户吸引力。音乐平台的竞争筹码主要是版权和原创内容,后者曾经是虾米的优势,但它没有很好地应对前期的版权竞争。”

对于虾米音乐的告退传闻,中娱智库分析师高东旭接受时代财经采访表示,从行业生态来看,突发疫情的影响下,在线音乐市场得到极大发展空间的同时,也面临着新一轮的行业洗牌。

圈内人做高管是错误决策?

虾米音乐有五位创始人,其中四人来自阿里,创始人王皓曾任阿里系统分析工程师,另外三人分别是阿里中文站原运营经理王小玮、原技术总监陈恩卫、原中文站开发工程师吴轶群。目前工商资料显示,核心高管董事长是曾任华纳唱片中国区常务副总经理和音乐总监宋柯。

被阿里收购无疑是虾米音乐发展里程上的高光时刻。作为阿里大文娱生态版图中的重要一员,虾米音乐得到了阿里资本和资源上的加持。如2014年,虾米音乐斥资3000万元买下了《中国好声音》第三季的音乐版权。2016年,高晓松、宋柯、何炅加盟阿里音乐,也为虾米带来了大量粉丝。

不过,尽管阿里曾经倾注了大量心血,运营模式的误差,叠加在线音乐市场的激烈竞争,还是让虾米音乐一路走向了低谷。

一位曾任酷我音乐总监的受访者向时代财经回忆,“2014年时,整个在线音乐市场份额是酷狗19%、QQ音乐16.8%、酷我13.5%、天天动听13.2%,而网易云音乐、虾米音乐的市场份额还特别小。但是一年后,本属于阿里音乐版图下的天天动听便消失了。”

“事实证明,圈内人士做高管是一个错误的決策,因为缺乏互联网产业逻辑。天天动听消失后,阿里音乐只剩下虾米,虾米一开始做的确实很有特色,但是其在版权的核心竞争问题上却没有一席之地。”该受访者表示。

2018年前后,在音乐版权争夺战中,虾米音乐的大量歌曲下架。在2017至2018年,在线音乐基本形成了QQ音乐、网易云音乐两强并立的格局。其中,QQ音乐手握版权优势,而网易云则主打情怀,提供小而美的用户体验。

追溯背后原因,有外忧,更有内患。2018年,整个阿里大文娱处于高层频繁更迭和反腐整治的动荡之中,其中,原阿里文娱大优酷总裁、阿里音乐CEO杨伟东因受贿855万元被判7年。

据易观发布的数据,虾米音乐在2017年12月的活跃用户数仅有1131万,排名第六,几乎是市场占有率最高的酷狗音乐的1/20,是前三名活跃用户总和的1/40。

而当时的同行发展情况是,腾讯旗下QQ音乐与中国音乐集团(CMC)合并成立腾讯音乐娱乐集团(TMC),下设酷狗音乐、QQ音乐、酷我音乐、音乐财经部、版权管理部和法务管理部六大业务线。该合并是在线音乐行业规模最大的合并,直至2018年底,腾讯音乐娱乐集团登录纽交所,成为中国在线音乐第一股。

成为搅局者的腾讯音乐娱乐集团在近年有着不错业绩表现。2019年全年,腾讯音乐娱乐集团总营收同比增长34.0%至254.3亿元(36.5亿美元),营业利润同比增长126.7%至46.2亿元(6.64亿美元)。这一年,在线音乐服务付费率达到了6.2%,而2018年和2017年同期分别为4.2%和3.2%。

在腾讯音乐上市后,“网易云音乐与虾米音乐合并”一直是关注度很高的话题。2019年6月,据中国经济网报道援引音乐投资圈人士消息,二者合并价位可能在几千万元级别,具体情况有待确定。这一传闻的主要依据在于,网易云音乐也曾在2019年获得阿里领投的7亿美元(约50亿元人民币)融资,阿里对网易云音乐的青睐可见一斑。

以上传闻消息至今尚未有明确定论,时代财经向网易云音乐内部人士咨询,对方表示暂不方便透露。互联网产业观察人士丁道师告诉时代财经,持续亏损的虾米音乐与网易云音乐合并的意义并不大,“除非双方愿意继续补贴亏损,再者是合并后业务发展如何协同的问题”。

虾米没有成为“流量池”

在中娱智库发布的《2020年上半年网络音乐市场发展报告》中,2020年上半年我国网络音乐市场营收规模总计87.5亿元,同比增长19%,其中在线音乐市场营收69亿元,同比上涨30.9%,用户付费意识随着版权认知及消费水平的提高而增强。

“2020年上半年,腾讯音乐娱乐集团、网易云音乐、抖音在长音频领域开始发力,如酷我音乐推出全新产品酷我畅听,包含了有声小说、相声评书等19个内容品类。可见,从网络音乐扩展到长音频,已经成为今后网络音乐平台的重要战略布局方向之一。”高东旭表示,腾讯音乐娱乐集团与阅文集团、中文在线、纵横中文网、魔咒等头部网文平台达成了内容合作,这样的业务协同是阿里大文娱欠缺的。

而虾米音乐目前在行业赛道上的地位并不乐观。

据极光大数据2019年9月发布的《国内在线音乐社区研究报告》,腾讯音乐娱乐集团(TME)的QQ音乐、酷狗音乐、酷我音乐与网易旗下的网易云音乐位于行业第一阵营,渗透率超过8%。网易云音乐凭借音乐社区的定位于近年快速发展,MAU超过1亿,成为头部音乐产品中唯一的非腾讯选手。而位列第二阵营的虾米音乐和咪咕音乐的总渗透仅占1%。

“阿里大文娱原本承担阿里巴巴流量池的职能,但是现在看来并未达到预期,做出调整也是有可能的。”高东旭说。

同样发力文娱内容产业,2018年腾讯内部推动“泛娱乐”业务升级为“新文创”战略,截至目前已形成以腾讯游戏、腾讯文学、腾讯影业、腾讯动漫、腾讯电竞、企鹅影视、腾讯视频和腾讯音乐为核心,包括斗鱼、虎牙、快手等在内的一系列文娱独角兽为辅的完整新文创矩阵。

与之相比,阿里大文娱目前处境则略显尴尬。一名长期观察文娱产业的匿名人士向时代财经分析,腾讯和阿里除了经验的区别,最核心还是在于腾讯是让做内容业务的人做内容,而阿里则并不是如此。

“腾讯旗下的游戏等各项业务的一把手都是老兵老将,都是按照业务逻辑来做内容。而阿里当年买断《旅行青蛙》,还放到淘宝业务板块里,这根本不符合游戏行业逻辑。”该匿名人士说。

2013年,阿里大文娱成立。通过一系列的资本运作,阿里大文娱形成了从内容生产(阿里文学、UC头条)到投资发行(阿里影业)、票务流通(淘票票、大麦)、内容输出(优酷、华数)的业务组合,加之阿里音乐(虾米、阿里星球)、阿里游戏、阿里体育等,一同组成了大文娱帝国的业务体系。

不过,文娱之“大”从诞生以来就不断暴露“散”的弊端。在过往公开报道资料中,大文娱事业群也不断调整产品线和人事,在发展路径上颇显摇摆不定。

产品方面最近期的调整是阿里将游戏业务从大文娱事业群中拆分出来组成独立事业群,进一步提高游戏业务的战略地位。而在2019年7月,阿里方面进行组织架构调整时,虾米音乐与UC、阿里文学等并入了创新业务事业群。这一系列精简版图的动作似乎透露大文娱事业群战略地位下降的事实。

不过,在业绩营收上,阿里大文娱事业群的持续亏损正在逐渐收窄。阿里大文娱2020年第三季度营收为80.66亿元(11.88亿美元),较上年同期的74.42亿元增长8%。运营亏损为23.51亿元,上年同期运营亏损为35.35亿元,较上年同期收窄33.5%;经调整的息税折旧摊销前利润为-7.1亿元,上年同期为-23.8亿元。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网上现金足球_口碑好的现金棋牌排行_那个足球现金靠谱 » 传虾米音乐关停背后:洗牌的在线音乐和大而散的阿里文娱
友情链接:新2娱乐 hg0088.com www.hg0088.com hg0088.com www.hg0088.com hg0088.com www.hg0088.com 真人现场娱乐 视讯真人娱乐平台